好看的全本完结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网

小说城

第六百八十二章 颓废

作品:光之隐曜??|??分类:玄幻奇幻??|??作者:玄机梦境

????望舒沾满灰尘的脸上又流下两行泪,他面孔僵硬,心脏一瞬间暂停。他张开的嘴在颤抖,呼吸变得困难而急促,吸进去的一口气迟迟不能进入肺部,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也无法去思考问题。最终,他面孔朝地,狠狠的倒在地上。

????身体抽动,望舒挣扎着想要站起,但浑身无力。

????穿星!穿星!

????望舒呢喃着这个名字,眼前全是模糊的水珠。

????德古拉彭将穿星的尸体丢在地上,而后走到望舒身边。他蹲下身子,若虎卧龙盘,目光狂热。

????“她是你的秘书,算很亲近你的人,但她被我亲手杀了,你应该很憎恨我吧?”

????德古拉彭宽大的手掌放在望舒的头上,似乎掌握着他的生死,后者低头沉默,似乎一个不敢反抗的懦夫。但下一刻,望舒猛地仰头,他的脸上全是泪水和执着,恨意在双眼里迸溅。

????随望舒抬头而动的是锋利的石中剑,它泛着蓝金色的光,代表高贵的王权。剑闪寒光,直朝德古拉彭胸口而出。因为距离很近,石中剑又带来锋利的剑气,所以插 了进去,但可惜,继续深入时被一只钢铁大手抓住。

????“啊——”

????望舒甩动右臂,将德古拉彭的手掌从自己头顶打开,而后双手握住剑柄,令其在德古拉彭的手掌中滑动,试图刺穿德古拉彭的胸膛。在旧创上新加一伤,大于两处有伤带来的疼痛,说不定还会留下难以医治的暗疾。所以,望舒手上的力气不断加大。

????“看来得给你点教训!”

????德古拉彭催动色星神,猛地拔出划开自己旧创伤口的石中剑,它蕴含着无比强大的剑气,但此时无论如何催动,就是伤不了德古拉彭。后者的肉 体坚硬程度加磅礴的星神星团之力早已可战神灵。

????半蹲的身躯微微舒展,德古拉彭有力的左脚掌将石中剑踩在脚下,而后直腰,猛地落拳。沉重的拳头打在望舒脸上,令其大脑暂停思考。

????身体在地上抖动几番,德古拉彭见之,缓缓转身,有离开之意。继续待在这已经没有意义了!

????因为之前的动静,总部大楼下全是人,他们抬着头,看到德古拉彭离开的身影。之前落下的楼层被中将扔到不远处的空地上,所以没伤到人,至于其中的星则渊和幼幽,已被木杰良给带了出来。

????将士们还不知道发生了,所以窃窃私语着。

????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????“不清楚啊!”

????“快,上第七层!”

????“把巫医师叫过来,有人受伤了!”

????“这是突袭吗?”

????……

????在诸多声音里,跑上大楼第七层的战士有些震惊,只见,望舒靠着走廊,怀中抱着穿星。后者已无气息,前者双目失神,面容颓废。他的神态写满孤独和绝望,还有无助。

????“你们先下去,给他点时间。”

????鲁兰青捂着手臂,对中将们说时,一位少将问:

????“上将大人,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????“召集在新世界的所有世界政 府官员,一会你们就知道了!”

????“好……好吧!”

????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后,第七层又恢复平静,只剩下望舒和穿星。

????他抱着她,内心复杂。米东战役后,穿星问过自己,问他喜欢那种女孩,他说喜欢温柔的长发女人,望舒觉得那种有一头青丝长发的女人十分感性,所以,穿星开始蓄发。

????眨眼两年过去,穿星的头发已从之前的超短发到现在的过肩,甚至到了后背,算是长发了。但它散在地上,死气沉沉的,再也无法在空中飘动。

????风将楼道贯穿,将望舒脸上的泪吹干。他搂紧穿星,亲密的动作令走来的明日梦开口。

????“看来你明白她的心意。”

????“她在我身边这么多年,我不是傻子。”

????“那你为什么不给她回应?”

????明日梦坐在望舒和穿星对面,手中拿着一个棕皮的足有五厘米厚的大本子,它和望舒一样沉郁。望舒知道穿星对自己而言很重要,但他没想到在生死面前才明白那个重要程度有多高。

????“我是世界政 府首脑,谈情说爱那种事,我做不到。在坐上这个位置时,我就做好了孤独一生的准备。”

????望舒的声音有些嘶哑,像着凉生病,其实没有,只是他压迫到了自己的声带。

????“要看看她的日记吗?这是她留给你的唯一东西,估计里面记载了这些年来想对你说的所有话。”

????望舒将其接过,目光黯淡,提不起精神。

????“首脑,虽然你会难受,但有些事我必须告诉你。”

????“说吧。”

????难道还有比穿星死了更让人伤心的事吗?其实是有的,当一个人为你着想,她的关心和思念就会化成绸带,把两人连接在一起,现在绸带还在,但穿星没了。

????“就在刚才,我和穿星起了争执,甚至吵了起来。因为前段时间我告诉了她关于古门司的事,首脑,你不用吃惊,这是藿米多告诉我的。在我告诉穿星古门司的事后,叮嘱她不要太过激进,但她不听,甚至暗中找到了古门司所在的空间。我意识到情况不好,所以让她停手,但她很倔,她说想帮你分担,只有了解更多才行。”

????望舒能想到穿星倔起来的模样,面对他人的叨扰,她会把脸一偏,然后不管说什么都无法改变她的想法。她就是拼着这股狠劲,才脱颖而出的。

????“我和她吵得很凶,甚至忘了你要回来,在我们收到鲁兰青的通知后,她不顾危险,第一个来到你身边,没想到……”

????发生这种事,是无数话语都说不清的,望舒摇了摇头,声音越来越小。

????“别说了,别说了。”

????明日梦抿了抿嘴,低下眸子,有些失落。她明白望舒的感觉,她也失去过自己心爱的人。

????高挑的她起身离开,留下一句话在走廊里徘徊。

????“首脑,尽快走出来吧。”

????望舒耷拉着眼皮,看着怀中的穿星,她面容有些消瘦,不知熬了多少次夜。

????“都说了进办公室要敲门,你怎么记不住呢?”

????如果穿星当时在办公室外,望舒怎么也不会让她进来,可惜,没有如果。有句话叫失去了才懂得珍惜,其实不是,每个人都有自己珍惜的方式,望舒也是,但没想到,会发生这种事。

????穿星从二十八岁开始成为望舒的秘书,直至今天已经十几年了,她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都留在辅佐世界政 府首脑的工作上,只为荣耀,和自己坚信的爱情。

????第一次见望舒时,穿星并没有其他感情因素,她一本正经的看着这个络腮胡男人,望舒以前留着络腮胡,这段时间剃掉了,只剩一头淡金色的头发还保留着以前的模样。至于那张面孔,早已不用任何装饰,光用皱纹就能显出成熟和沧桑。

????后来,穿星爱上这个男人,他正义而温柔,会提醒她劳逸结合,在她累倒时,他会将她抱在怀里。那段时间,穿星最美的憧憬就是在望舒退休后和他在一起,她会嫁给他,成为陪伴他一生的人。可是现在,她躺在他的怀里,再也感觉不到高兴。

????望舒不敢翻日记,他怕情绪失控,他是世界政 府首脑,也是人!

????抱起穿星,望舒一步步走下七楼,朝其下走去,一楼和二楼塞满了人,他们都在通知各地的世界政 府军官,刚才鲁兰青以上将身份下令,召集新世界校官及校官之上的军官。

????在他们的目光中,望舒抱着穿星离开,他现在无法表达自己的悲伤,只有去自己想去的地方。

????“望舒,去哪?”

????木杰良问时,他目光呆滞的回答。

????“我晚上会回来,等我开会。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木杰良看向不远处的鲁兰青,暗自悲叹一声。穿星的死很突然,谁也想不到德古拉彭会将矛头指向她。走向鲁兰青,木杰良说:

????“希望首脑早点走出来,我们现在时间紧迫,虽然有一年时间,但联合人心会很困难。”

????“别急,给他点时间,况且联合人心并非难事。”

????“前辈,为何这么说?”

????“危险越大,联合人心越简单,这次穿星的死能让我们轻易的把世界联合在一起。有麻烦的,也只是东域界那几个封闭国家。”

????木杰良微微点了点头,而后看向望舒,他一个人的身影,无比孤单。

????“穿星,有些话我没机会对你说了,如果我在你死之前对你说我爱你,你是否会高兴?穿星,再见了,不过你放心,我会亲手替你报仇,即便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。你放心,德古拉彭的计划,是不会实现的!”

????望舒要去的地方叫绿色故乡,世界政 府的高层或有突出事迹的死者能安葬在哪,现在,穿星要去哪,至于他,早晚也会去,而且会安葬在穿星身边。有些事我们无法改变,即便走过一生也只能遗憾。

????望舒慢慢走向圆弧港,慢慢乘上一座快船,朝绿色故乡而去。

????在此期间,德古拉彭已回隔尘世界,这里只剩十和老三还有意识,但德古拉彭并不觉得冷清,他觉得只有把所有事都掌握在手中,才算真正的安稳。

????见德古拉彭胸前伤口仍在,十问:

????“高祖,为何不杀了星则渊和幼幽?”

????他在德古拉彭身边待了一百多年,清楚德古拉彭的实力,只要他想,不管星则渊和幼幽身边有谁,他们都得死。也就是说,除了德古拉彭自己不想,否则他的伤势肯定已恢复。

????“梦·文初和妍轩·梁均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,我很敬佩他们,也认可他们。星则渊和幼幽身上有他们的影子,所以我让他们活着,让他们见证绝望,然后再死去。最后关头他们会明白的,明白我所做的一切,他们会为我的壮举欢呼!”

????“时间够吗?”

????十有些担忧,德古拉彭说:

????“够!明年的这个时候开战,战争最多持续一个月,然后这个世界会被我收入囊中,等到那时,便是开祭坛,祀天神之日!”

????“高祖万岁!”

????十和三单膝下跪,像孤独的臣子正对帝皇行礼。

????即便德古拉彭没有修补自身的伤势,但十还是相信他,他是神!是这个世上,唯一的,真正的神!